5646516(主角顾南幽秦君泽)章节免费阅读

顾南幽秦君泽主角小说
5646516是由作家顾南幽秦君泽的最新作品,供书友们及时阅读和下载到顾南幽秦君泽最新更新章节。说。”他转过身去,语气中是毫不掩饰的厌恶和不屑:“你既有让太后威胁本王回来的本事,又何必在本王面前惺惺作态。”秦君泽似乎连再多看她多一眼都觉得恶心。顾南幽隐忍了六年的心终于在此刻完全塌了下来。在秦君泽眼中............

小说《5646516》在线阅读

《5646516》顾南幽秦君泽节选在线试读

三年前,权倾朝野寡淡冷情的摄政王秦君泽被迫娶了尚书房嫡女顾南幽。

新婚当晚,秦君泽连盖头都不掀,留下一句“往后生死由你”便离去。

三年后,顾南幽递上一纸和离书,美眸轻抬,朱唇微动,冷道:“和离。”

听到这话,秦君泽愣了一下,随即眼中浮出一抹厌恶。

“你又有什么花样?若是真想和离,也不用等到现在。”

此话如同一根针狠狠地刺进了顾南幽的胸口。

“这一次,臣妾真的不闹了。”

可秦君泽根本不信,似乎顾南幽说什么都是满口的谎言而已。

“那你便自己与太后去说。”

他转过身去,语气中是毫不掩饰的厌恶和不屑:“你既有让太后威胁本王回来的本事,又何必在本王面前惺惺作态。”

秦君泽似乎连再多看她多一眼都觉得恶心。

顾南幽隐忍了六年的心终于在此刻完全塌了下来。

在秦君泽眼中,她始终是个谄媚小人,哄着太后赐了婚,最后小人得志般的嫁入王府。

可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过。

顾南幽眸光一暗,下意识地问出声:“那王爷可接受有位亡妻?”

秦君泽一愣,面上划过一丝惊愕。

可随即又觉可笑:“本王何曾有妻?”

顾南幽看向秦君泽,死死攒紧手中锦帕,原来他当真对自己无情。

良久后,她问道:“妾身若真的死了,王爷,又可否救妾身父亲一命。”

不待他回答,顾南幽又低下了头,语气竟是从未有过的卑微。

“臣妾……求您了。”

秦君泽只觉得顾南幽的话让他心烦意乱。

“你说这话是威胁给谁听,想死?你敢吗。”

顾南幽仰头,清清楚楚的看见了男人眼底蔑视与嘲讽。

屋外响起一道惊雷,照亮了她如雪般的脸色:“有何不敢。”

“若真如此,本王还可敬你几分。”

一月后,王府。

天外一声惊雷,秦君泽惊坐起来。

胸口是窒息一般的疼痛。

他喘息了几下,才披上衣服下了床。

风雪漫天,秦君泽不知为何走到了寄秋院。

秦君泽望着那满地的梅花瓣出神,那花似乎渐渐的与顾南幽的脸重合。

他不知为何想起那天十里红妆,顾南幽挑开盖头,笑靥如花。

但不知何时,她便再也没有对自己笑过了……

突然间,胸口又是一阵疼痛袭来,秦君泽几乎站立不住。

竟觉有什么重要的东西离他而去一般…

在梅树下,秦君泽想了—夜,似有了什么决定。

天色刚亮。

他便唤来随从:“备马,去顾府。”

这三年他不满太后随意的旨意,不悦顾南幽的“暗中算计”,可顾南幽爱他这件事并不作假。

他突然想再给顾南幽一次机会,若她肯认错,休书作废也未尝不可。

可不过才离了王府一里不到,秦君泽便看见一老人拖着一口薄棺,一满头白发的老妪捧着排位踉跄着与他迎面而来。

在擦肩而过那一刻,秦君泽身形一僵。

他勒紧缰绳,策马奔回,对着那两老人的背影吼道:“站住!”

顾赵氏缓缓地转过身。

秦君泽瞳孔一怔,颤抖的话瞬间被卡在喉中,目光直直定在顾赵氏手中牌位上:爱女顾南幽之位。

======第一章 休了臣妾吧======

京城,摄政王府。

屋外皑皑大雪,屋内炭火熊熊,却没有让顾南幽觉得有一丝暖意。

空荡荡的书房只有她浅浅的呼吸声,看着这个她本不被允许的进入的地方,顾南幽苦笑一声。

苍白纤细的手抚了抚桌上自己拟好的休书,心中不由地升起一丝迷茫。

“吱——”

房门被推开,顾南幽抬起头,尽管烛光暗淡到只能看清来人的身形轮廓,但她知道是秦君泽,当今皇上的二弟,尊贵的摄政王,她的……夫君。

秦君泽似乎也不会想到顾南幽居然会在这里,顿时眉头紧蹙,“出去。”

顾南幽垂下眼帘,忍着胸口的苦涩感,轻轻地道:“恳请王爷……休了臣妾吧。”

听到这话,秦君泽愣了一下,随即眼中浮出一抹厌恶:“你又有什么花样?若是真想被休,也不用等到现在。”

此话如同一根针狠狠地刺进了顾南幽的胸口。

“这一次,臣妾真的不闹了。”

可秦君泽根本不信,似乎顾南幽说什么都是满口的谎言而已:“那你便自己与太后去说。”

他转过身去,语气中是毫不掩饰的厌恶和不屑:“你既有让太后威胁本王回来的本事,又何必在本王面前惺惺作态。”

“砰”一声。

房门被狠狠砸上。

秦君泽似乎连再多看她多一眼都觉得恶心。

顾南幽隐忍了六年的心终于在此刻完全塌了下来。

在秦君泽眼中,她始终是个谄媚小人,哄着太后赐了婚,最后小人得志般的嫁入王府。

可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过。

到如今顾南幽还清清楚楚地记得六年前的洞房花烛夜。

秦君泽不曾看一眼身着凤冠霞帔的自己,连盖头都未挑开,只留下一句:“往后生死由你。”

短短六字,字字诛心。

未关紧的门缝,寒风袭入。

顾南幽没有禁住地打了个冷颤,随即又引的一阵剧烈的咳嗽。

她赶紧用帕子捂着嘴,嘴中残留的苦药味变得浓烈。

“生死由我……”

到如今,她大概真的是如愿以偿,求来一死。

薄薄的休书被风卷起,最后落入一旁炭盆中,残余的点点星火将纸一角烧了去。

直到将近卯时,顾南幽才僵硬地站了起来,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出书房。

回到寄秋院天已大亮,未想院内居然多了两个人。

一位是晋宁公主,皇上和摄政王的姑姑;还有一位女医。

见顾南幽一身单衣走了过来,晋宁当即就呵斥:“堂堂王妃,衣冠不整的像什么样子!”

顾南幽只是木讷地行了个礼,声音沙哑:“臣妾失礼。”

晋宁依旧没有好脸色,她睥睨着顾南幽,言语鄙夷:“六年了,你这肚子是一点动静也没有,今日本公主特地将太医院的医女带来帮你瞧瞧,看是不是你身子不行。”

顾南幽一怔,可她却没有资格去拒绝堂堂长公主。

紧紧地握了握拳:那件事,终究是瞒不住了。

片刻后,女医诊断的结果出来了。

晋宁听完,立刻怒火中烧,冲进房内。

“啪!”顾南幽被晋宁狠狠地一巴掌打倒在地。

晋宁扯过她的手臂,看着上面那颗红色守宫砂,愈发怒火中烧。

“成亲六年都没有圆房,顾南幽,你怎么还有脸活着!”

======第二章 有何不敢======

顾南幽想要收回手臂,那胆怯的模样让晋宁嗤笑一声,不屑地将她甩开。

“当初看在顾家在朝中还有点用,本公主才不反对太后的懿旨,不然以你区区礼部尚书之女的身份配得上君泽吗?如今你父亲还被关在刑部大牢里,这科举泄题的罪责,不用本公主说你也知道。”

晋宁的话无疑是戳中顾南幽的痛处,但她知道父亲是被冤枉的。

她抬眼望向晋宁,喉咙中似有一团棉花堵住,欲言又止。

晋宁冷着一张脸,瞟了眼顾南幽:“这样罢,你自去向太后请旨下堂,就说自己犯七出之条,无法为君泽绵延子嗣。”

顾南幽心中一颤,轻轻道:“太后不会答允此事的。”

晋宁细长的柳眉挑了挑:“也对,毕竟我皇族从未有过休妻之事。如此有辱皇家颜面,怎可传出。”

顾南幽压制住心中酸涩,一双眼平静地看着晋宁:“公主意下如何?”

晋宁遗憾一般地叹了口气,语气中却未有半分可惜:“君泽虽不能休妻,但他可以有位亡妻。”许是担心顾南幽还不明白,又道:“你放心,等你死了,就算君泽不愿意,本公主也会向皇上请旨将你厚葬。至于你父亲,也许皇上都会开恩赦免。”

顾南幽心头一怔:论权势,家道中落的自己没有资格去反驳什么;论感情,秦君泽和自己形同陌路。

她垂下眼帘,轻飘飘地回了句:“多谢公主。”

晋宁走后,顾南幽忍不住咳了几声,脸色越发苍白。

唯一的丫鬟小梅立即将药端了过来。

“王妃,趁着还有点热,赶紧喝了吧。”丝毫不在意先前这屋内发生过何事。

顾南幽望着眼前黑乎乎的汤药,她有一瞬觉得,自己病的下一秒就会撒手人寰。

但她知道,人人都敬畏而堂皇的摄政王府里,心疼自己的,只有自己罢了……

她抬手将药碗推开:“王爷可还在府中?”

“听前院的小厮说,王爷此刻正在前厅会客,想必……脱不开身来。”

“替我梳洗一下吧。”

她还是想赌一次,赌秦君泽不会这般绝情。

绾了一个简单的发髻,穿上一身浅色的秋装,顾南幽便往前厅去了。

待她走到前厅帷幕后,看见三皇子和秦君泽寒暄了几句之后走了。

顾南幽站了片刻,才走到秦君泽身后。

回过身的秦君泽眉头一皱,随后又恢复了一副拒她千里之外的模样:“有事?”

顾南幽抿了抿唇:“王爷……”

“你这病病歪歪的模样给谁看?在这儿玩苦肉计,不如直接去找太后说本王苛待了你。”

不知为何,顾南幽苍白的脸色惹得秦君泽心中一阵烦躁。

顾南幽眸光一暗,下意识地问出声:“王爷可接受有位亡妻?”

秦君泽一愣,面上划过一丝惊愕。

可随即又觉可笑:“本王何曾有妻?”

顾南幽看向秦君泽,死死攒紧手中锦帕,原来他当真对自己无情。

良久后,她问道:“妾身若真的死了,王爷,又可否救妾身父亲一命。”

不待他回答,顾南幽又低下了头,语气竟是从未有过的卑微:“臣妾……求您了。”

秦君泽只觉得顾南幽的话让他心烦意乱:“你说这话是威胁给谁听,想死?你敢吗。”

顾南幽仰头,清清楚楚的看见了男人眼底蔑视与嘲讽。

屋外响起一道惊雷,照亮了她如雪般的脸色:“有何不敢。”

“若真如此,本王还可敬你几分。”

5646516同类小说

淦!渣总说我是白月光替身

时间2022-08-15

淦!渣总说我是白月光替身

鱼尾所创作的《淦!渣总说我是白月光替身》是一部很有画面感......

权至青云

时间2022-08-15

权至青云

林若岚唐嫣陆青云(权至青云)全文章节完整版,作者“一蓑烟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