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免费阅读 白影墨寒小说结局

白影墨寒主角小说
《5467687》是作者小和尚最新创作的小说,白影墨寒是《5467687》的主角,精彩内容不容错过。她。“你想说什么?”“他说你是我的替代品,他对你的一切好都是给我的,如今我回来了,你便都要把所有的一切都给我!”下一刻,俯身的梓姥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把匕首,狠狠的刺进了白影心口!可那痛也不过是一............

小说《5467687》在线阅读

《5467687》白影墨寒节选在线试读

白影从战场上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墨寒和梓诺正在大婚。

墨寒说“待你得胜归来,我娶你。”

她便提剑上了魔族战场,九死一生。

而现在,战事告捷,她身受重伤,他却要娶别人。

她手中握着的长剑还滴着血,一步步朝着婚宴上的新人走去。

却没想因为战事的重伤被围攻下来……

墨寒把她关在天牢,不曾来看过她一眼。

再次醒来的时候,只见梓姥站在她面前。

“你知道为什么他之前对你那么好吗?”

白影全身被往生锁困住,仅有的仙力四散,无法凝聚。

她费力的仰头看着她。

“你想说什么?”

“他说你是我的替代品,他对你的一切好都是给我的,如今我回来了,你便都要把所有的一切都给我!”

下一刻,俯身的梓姥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把匕首,狠狠的刺进了白影心口!

可那痛也不过是一瞬。

马上,那破开皮肉的匕首骤然拔出。

鲜血弥漫,梓姑瞧着笑了声,满是轻蔑。

原来墨寒说过的都是假的。

原来在墨寒心中她一直是梓姥的替代品……-

半柱香后,白影被带到了刑罚司。

“白影,你可知罪?!”

墨寒揽着梓姥坐在主审位,几位主事仙者坐在一旁。

白影苍白着脸:“我何罪之有?”

“你大闹婚宴,让长淮山在仙界丢尽颜面。按着刑规,该受五十鞭刑。但今日你给梓姑奉荼道歉,此事便算是过去了。”

白影的心口处还留存着泛黑的血污,她怀着对墨寒最后的期盼,开口道:“梓姥之前想要杀我,你知道吗?”

梓诺闻言,看白影的目光带着嗔怪,像是在看一个说谎的孩子。

“影儿,我知你不喜我,可你不能污蔑我要杀你啊!”

白影却不再争辩,只是看着墨寒,等待着他的选择。

“许是你看错了,梓姑不会做这样的事。”

墨寒说话了,却也瞬间让白影的心坠入了谷底。

“你……又不信我!”她的声音微颤。

“今日,本就是为着你大闹婚宴一事,你受伤之事我会调查。现在来给梓姥认错。”

墨寒示意一旁的仙侍将茶递给白影。

她伸出手拿住茶盏,随即又马上松开了手。

“啪——!”

茶杯砸碎在地,气氛倏然沉寂。

“我说了,我没错。”

白影哑声说着,任由苦涩充斥了整个心脏。

“冥顽不灵!”

墨寒叹了声,像是不忍心般别过了头,朝着士兵挥了挥手。

“来人,废了她的修为,碎了她的仙骨!”

士兵涌上来,将无力抵抗的白影吊空在绳索上。

鞭子载着破空声响,一下一下抽在她身上,带出一片血花。

他像是监刑人一般站在一旁,冷眼旁观着白影身受剔骨削肉之痛。

原来,他不爱她,也不信她,更不会护着她……

“啊——!”

白影一声呐喊,原本已经是废人的她不知为何,体内突然迸发出一道仙力。

额间一朵洛花忽隐忽现,一双眼眸赤红着。

“白影……”

墨寒皱眉瞧着,开口想要说些什么。

而此时,天际异象突现,大片的黑云裹着魔雾袭来。

其中一人喊出:“是魔尊——!”

======第一章 得胜归来,令娶她人======

“墨寒,你骗我。”

红绸挂满的长淮山,白影看着那满目的红,心中万般质问只化作了这么一句。

她手中握着的长剑还滴着血,一步步朝着婚宴上的新人走去。

所过之处,众仙自主让出道路。

为了墨寒一句“待你得胜归来,我娶你”,她提剑上了魔族战场,九死一生。

可现在,战事告捷,她身受重伤,他却要另娶她人!

墨寒扫过她满身狼藉,皱眉道:“今日是我同梓婼大婚,你莫胡闹。”

她胡闹?

白影死死咬着牙,将涌上喉间的腥甜强行压下,一步步走到身穿新郎礼服的墨寒面前。

“我父临死时你说你会娶我,照顾我一生一世!你亲口说的话你要反悔吗?”

这可是墨寒继任长淮山山主之位的条件!

闻言,墨寒脸色有些难看。

长淮山主新婚之礼,六界但凡能叫出名号的仙者都在此观礼,听闻这样的秘史不禁惊诧不已。

“白影……”一旁身穿华贵新娘礼服的梓婼突然开口。

“你闭嘴!”

白影寒声斥断了她的插言,她的眼睛看着墨寒,只等他的答案!

“我只答应师父会娶他的女儿为妻,却没说那人是你。”

墨寒的话如一盆冷水浇透了白影的所有热血。

她愣愣的看着墨寒,目光落在他身旁的梓婼身上。

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梓婼却是柔柔一笑,解释道:“我之前就想同你说,按着年岁,你该叫我一声姐姐。”

白影木然的看着她,一时间缓不过神来。

而墨寒,也没有等待她的意思。

一声令下,士兵们就将她围成一圈。

刚刚跟她凯旋而归的将士们虽带着伤,但坚定的表情却提醒着白影,若她擅闯必杀无赦。

“呵。”

白影惨然一笑。

昨日战友,今日敌人,所谓共生死,也不过如此。

婚宴继续——

白影红着眼看着继续拜堂的两个人,想再问一句。

既然当初婚约他不肯认,但那句“待你得胜归来,我娶你”可是他亲口对她说的!

她攥紧手中长剑,想要阻止。

士兵一涌而上,而她重伤未愈,越发不敌。

再加上得知墨寒和梓婼成婚之后,从战场匆匆赶回。

郁结于心,那股腥甜再也压制不住,从唇畔溢出!

“墨寒……”

可张唇无声,只有血涓涓流淌着。

但那一刻,她亲眼看到墨寒看向自己,可不过一眼,他便揽着梓婼转过了身。

周围人声鼎沸,一片欢歌。

一道大力袭来,她整个人栽倒在地,眼底再也没了光彩。

瞬间,白影才明白,原来不过是不在乎罢了

……

白影再次醒来,已在天牢。

全身被往生锁困住,仅有的仙力四散,无法凝聚。

她费力的仰头,看向首位上的男人,眼底满是不敢置信。

“白影!你勾结魔族,私放魔尊,害六界动荡,你可知罪?”

======第二章 碎骨褪仙,不过替代======

墨寒一身青衫,长发高束,狭长的眼中充斥着叹惋之意。

闻言,白影惊愕之极:“你说什么?!”

她诛杀魔族,九死一生!

怎会私放魔尊?又怎会勾结魔族?!

墨寒挥手,当日大战情景再现眼前。

只见画面中,白影困住了魔尊元珩。

本可以将他一举拿下,可不知元珩说了什么,她竟是收了手抱臂站在一旁,冷眼旁观着元珩带领着魔族肆意屠杀着仙门将士。

更让人心寒的,是画面中白影嘴角满意的笑。

看着眼前的一幕,白影全身的血液逆流。

“不可能!那不是我!”

“交出兵符,自废修行,本尊方可保你一命!”

墨寒后一句话说的郑重,看着白影的目光满是痛惜和期望。

白影怔怔看着他,最终却只轻轻说道。

“没有兵符。”

闻言,墨寒眼底闪了闪:“白影,我知你是为昨日我娶梓婼一事生气,可别拿你的性命玩笑!乖,告诉我,兵符在哪?”

“没有兵符。”白影重复道。

墨寒不再说话,眼中布满了失望和厌恶。

“你还是如此冥顽不灵。来人,废了她的修为,碎了她的仙骨!”

白影身子一颤,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个男人。

随即拼命抗拒道:“不能,你不能这么做!墨寒,你会后悔的!”

但墨寒主意已定,任凭白影如何哀求,都不曾松口。

他像是监刑人一般站在一旁,冷眼旁观着白影身受剔骨削肉之痛。

最后的最后,他看着满身冷汗鲜血淋漓到快要晕厥的白影轻声道:“听话,我会保你不死。”

那是白影昏迷前最后一眼。

醒来后,她依旧身处天牢,只是站在她眼前的人从墨寒变成了梓婼。

“真可惜,你还活着。”梓婼温柔一笑。

“咳咳——!”

撕裂般的疼痛袭来,白影眉心紧皱,没有理会她。在锁链可及的范围内找了个干净地方重新坐下。

梓婼眼神一暗,声音更加温柔:“按着辈分,你该称我一声姐姐。”

“你配么?”白影声音嘶哑,还是没有看她。

“……是不配。”

梓婼冷笑了声,眼中尽是恶毒,“毕竟父亲爱的是我的母亲,至于你和你娘,不过是玩物而已。”

提到母亲,白影心尖一颤。五年前母亲的病逝,是她心中永远的痛。

“你不配提起我母亲!”白影怒目而视。

“你娘狐媚勾引父亲,让他弃了我们母女这么多年,不过幸好,他醒悟的早,五年前便亲手毒杀了那个贱人!”

梓婼轻飘飘的话语,说出来的却是足以翻覆白影这么多年记忆的话!

“你以为我会信吗?”

“毒入骨髓,药石无灵。”梓婼含笑,颇为遗憾道,“那毒还是我亲手送给父亲的,要不然你以为为何那时父亲总是往返于长淮和我鹧鸪山之间?”

白影失语的怔愣着,她不信,却无法反驳。

因为梓婼说的句句属实。

可……父亲明明那么爱母亲啊?!

难道这一切都是假的么?

白影不知道。心神激荡下,一口血从喉中涌了出来。

梓婼瞧着,眼底划过抹畅快的爽意。

“对了,你知道父亲杀了你母亲之后为何没有对你动手么?”

闻言,白影抬眸看向梓婼,眼中一片茫然。

“因为他说你是我的替代品,他对你的一切好都是给我的,如今我回来了,你便把所有的一切都还给我吧。”

说这话时,梓婼已走到了她身前。

下一刻,俯身的她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把匕首,狠狠的刺进了白影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