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的至尊神医完结版精彩阅读女神的至尊神医

白鸿李小露主角小说
《女神的至尊神医》小说是作者雍尘 的完结段虐作品,小说中的主人公是白鸿李小露,全文都在铺垫一个悲伤的故事。内容介绍:医生是我请来的客人,请你放尊重点!”这么多年了,林仲豪还是险些被这眼神冻着,有些不爽道:“呵,你少在我面前摆谱命令我,奶奶当时可说了,谁要能请人治好了她,你就要嫁给谁!”“而我准妹夫嬴少可是请到了鬼医俞先生,所 ............

小说《女神的至尊神医》在线阅读

《女神的至尊神医》无删减阅读

半小时后,林家家宅。

刚一进门,就见客厅里坐着众多身穿白褂,白胡子老头。

这些老头个个来历不凡,都是济州医术数一数二的人物!

不过,这些白胡子老头此时却全都愁眉苦脸,下巴上的胡子眼看着就要薅秃了!

“小妹,这小子就是被你吹得天花乱坠的白医生?感觉就很一般啊!”

说着,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神情倨傲的三十岁左右的男子站了起来。

上下打量着白鸿,眼神里满是审视的意味,还带着些微的不屑。

此人便是林嫣堂哥,林仲豪。

“我调查了一下,根本就没听说有什么姓白,还医术高超的医生!”

“你就别挣扎了,直接认命嫁人不好吗,非找这么一个人,这不是自取其辱吗?”

神情冷漠,林嫣随意一个眼神,都是透着彻骨的寒冷:“白医生是我请来的客人,请你放尊重点!”

这么多年了,林仲豪还是险些被这眼神冻着,有些不爽道:

“呵,你少在我面前摆谱命令我,奶奶当时可说了,谁要能请人治好了她,你就要嫁给谁!”

“而我准妹夫嬴少可是请到了鬼医俞先生,所以,你就认命,乖乖去做嬴少的老婆吧!”

说着,林仲豪眼里是掩饰不住的得意与贪婪。

毕竟,牺牲林嫣一人,获得最大利益的却是他!

其一,下任林家家主,在无竞争,板上钉钉是他了!

再者,林老太太用林嫣的幸福换来多活几年,得庇佑的也是他!

最重要的是,还能得到赢家这样的亲家,简直能让林家一飞冲天,而作为下任家主,他的好处自然不用多说!

简直美哉!

而听到“鬼医俞先生”这五个字,林嫣也不禁为之动容。

鬼医俞先生,是整个济州内医术第一人!

不论是任何疑难杂症,还是断胳膊断腿,甚至半只脚踏进了鬼门关,只要经过俞先生之手,都能恢复正常,故而被称之为鬼医!

她奶奶是真有救了!

而至于嫁不嫁的问题,她根本没想,甚至她之所以网上高价请来传说中的白医生,也只是为了奶奶能够早日康复,仅此而已。

而客厅里的那群白胡子老头们,也炸开了锅了。

“林院长,你有没有搞错,叫这么一个小娃儿来给林老太看病?他医学院毕业了吗?”

“虽说病急乱投医,可林院长你好歹也是仁康医院的副院长,不能糊涂到这种地步吧?这乳臭未干的小子会看个屁的病!”

“林老太的病已经非常严重了,就算找不来鬼医,但你也不能随便找一个愣头青啊。”

“......”

一时间,这些老医生全都嚷嚷起来。

觉得林嫣请白鸿这么一个年轻后生来,不仅是在侮辱他们,更是在侮辱医生这个职业。

对此,白鸿并未在意:“病人在哪里?”

然不等林嫣回答,门口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

“病人有我,你可以走了!”

接着,惊呼声此起彼伏。

“鬼医!是鬼医俞先生,真的是他!”

“这下子林老太有救了,鬼医出马,就没有治不好的病!”

“......”

只见,门口一个穿着青衫,背着药箱,捋着胡须的清瘦老头走了进来,神情倨傲。

林仲豪得意上前,将鬼医迎进门,随即瞥了一眼白鸿,讥讽道:“小妹请来凑数的小子,有鬼医在,你不用献丑了,一边歇着去吧!”

林嫣一双眸子冷冷的盯着他。

“林仲豪,就算鬼医真能直接医治,但白医生是我请来的客人,你一而再对他无礼,是将我的话当耳旁风吗?”

至此一句话,林仲豪却觉寒气蹭得从脊椎骨窜到了头顶脚底。

整个人惊得后退一步,有些不寒而栗。

哪怕过去很久,他依旧清晰记得眼前这个面瘫女人上一次动怒的场景。

咽了咽口水,看着林嫣紧抿成一条线的红唇,林仲豪有些头皮发麻。

白鸿却是心间一暖。

林嫣虽然面冷,但言语和行为上却处处维护他,容不得别人对他放肆。

多年不见,她依旧是他的天使呢!

只是到底还是鬼医名气大,根本没人搭理白鸿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青年,众人簇拥着鬼医,将其直接迎进林老太的卧室,翘首以盼鬼医大显身手!

只见鬼医俞先生伸出干瘦如枯树枝般的手,煞有介事地搭在了林老太的手腕上。

一分钟后,捋着胡须点了点头。

“唔......林老太是不是三天前忽然全身发冷,动弹不得?”

眼眸之中露出惊喜之色,林仲豪连连点头。

“病因已经找到了,乃是风寒入髓,阳气衰竭之因,一般药力难以驱逐,故而无药可医也。”

“不过,只要老夫施以天阳三十六针法针灸,驱逐寒气,再加以回阳方调理,不出三日,林老太便可恢复如常!”

听得此言,林家众人皆面露喜色。

只有白鸿摇头叹息。

“针扎完,人也就完了!”

此言一出,现场一片寂静。

鬼医俞先生阴沉着脸,怒斥道:“黄口小儿,你胡说什么?不懂就立刻滚出去,莫要干扰我救人!”

说着,鬼医俞先生拿出银针,开始了为林老太扎针。

很快,林老太全身就开始冒汗,身子也不住地颤抖起来,脸色愈加苍白了。

到最后,林老太汗如雨下,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浑身开始抽搐......

这一幕,就算是不懂医理的人也看得出来。

这绝对不正常!

而鬼医俞先生也面露诧异之色,停止了施针。

林嫣这一刻也凑上前,满眼焦急:“俞先生,我奶奶这是怎么了?”

“这......”

鬼医俞先生讷讷无言,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按照他的诊断,现在的林老太应该面色红润,越来越舒畅才对!

看不得奶奶多受罪,林嫣急忙来到白鸿面前。

“白医生,还请出手!”

微微颔首,白鸿挤开一众围观者,径直来到林老太面前,瞥了一眼鬼医俞先生。

见状,恼羞的鬼医俞先生大声喝道:“黄口小儿,看什么看,老夫都没辙的病,你能治好?”

林仲豪也觉得面子上挂不住,指着白鸿道:“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得意什么?有本事你将我奶奶治好!”

白鸿道:“如果我能治好,则如何?”

鬼医俞先生冷笑连连,满眼都是不屑。

“要是你能治好,老夫当场拜你为师!”

而林仲豪也是满脸不屑地说:“你要是能治好,我认你做爹!!”

“哦......”

随口应了一声,白鸿抬手一掌拍在了林老太的后背。

We formulated the objections to this current hypothesis, and observed that its defenders must take refuge in denying the evidence as to low savage religions, or, if the facts be accepted, must account for them by a theory of degradation, or by a theory of borrowing from Christian sources. That the Australians are not degenerate we demonstrated, and we must now give reasons for holding that their religious conceptions are not borrowed from Europea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