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亿万首富前任向我跪地求饶沈星念傅明城全文免费试读

沈星念傅明城主角小说
单纯的看《闪婚亿万首富前任向我跪地求饶》的故事情节已经足够的吸引人,但是看过沈星念傅明城的人物形象之后更加确定猫耳布丁是下了功夫的,非常的吸睛,内容描述:个人丢在婚礼现场,想过我的感受吗?”“念念,我对不起你,但是没关系,下次我们还可以补办一个更好的婚礼!”“抱歉,没有下次!”拜他所赐,自己已经成为了别的男人的妻子。他再也没有机会了!傅明城只当沈星念还气在头上。............

小说《闪婚亿万首富前任向我跪地求饶》在线阅读

《闪婚亿万首富前任向我跪地求饶》无删减阅读

“念念,我回来了。”

门外响起的男声低沉,却让沈星念浑身如堕冰窟。

心脏一阵难以遏制的抽痛起来。

她紧握着门把手,冷冷看着眼前的男人,他还穿着一身的新郎礼服,看上去风尘仆仆。

傅明城,她一直以来认定的未来丈夫。

可惜,从今往后,他们将再无瓜葛。

“你还回来做什么?”

沈星念深吸了一口气,克制住自己的情绪。

“来拿你的东西是吗?行,赶紧收拾了滚蛋!”

她转身要走,手腕被男人一把握住。

傅明城解释说道:“念念,我知道你很生气,可我是个医生,哪怕是在结婚的当天,只要医院通知有病人,我无论如何也必须到场......”

“够了,我不需要你的解释!”

沈星念的语气讥讽,“傅明城,傅医生,这些年来,我们的约会,你总是因为这个借口不能到场!我妈心脏病,我生病不舒服的时候,你在哪里?”

“结果,就因为楚梦柔是你的初恋,她出了点事,你甚至在结婚当天,把我一个人丢在婚礼现场,想过我的感受吗?”

“念念,我对不起你,但是没关系,下次我们还可以补办一个更好的婚礼!”

“抱歉,没有下次!”

拜他所赐,自己已经成为了别的男人的妻子。

他再也没有机会了!

傅明城只当沈星念还气在头上。

“念念,我可以发誓,自从跟你在一起,我就跟梦柔断了联系,这一次她是真的出了车祸,所以我才......”

“够了,我不想听。”

到了这时候,傅明城还在维护楚梦柔,让沈星念厌恶到了极点,一把甩开了他的手。

“你赶紧收拾东西走吧,免得耽误了楚梦柔的治疗,让傅医生你医科圣手那么响亮的招牌砸了。”

傅明城深吸一口气,知道不管自己再说什么,沈星念也不会听进去。

“好,念念,我听你的,等你冷静下来,我们再好好谈谈。”

沈星念一言不发,整理着行李,要将他的所有痕迹从这栋房子里抹除。

傅明城被她连行李带人推出门外,无奈地叹了口气。

“念念,我很快就会处理好一切,等梦柔的病情稳定,我们就到伯母的面前领证结婚......”

“砰!!!”

回答他的,是沈星念轰然关上的大门。

沈星念背靠着那扇门,无力地滑落下去,揪着自己的衣服,满脸都是泪水。

她跟傅明城,恋爱了五年!

从大学时候开始,他一直都是她心目中最崇拜的学长,幻想共度一生的丈夫。

却没想到,这五年的时光,她一路陪着他奋斗至今,却怎么也比不过他的初恋白月光,楚梦柔!

“叩叩叩——”

身后,又一次传来了敲门声。

沈星念想要无视,可是外面的声音,就是不肯停歇。

一股怒气涌上心头,她匆忙擦干了眼泪,猛地将门拉开说道:“我不是都让你滚了,你还回来干什么?你信不信我......”

看到门外出现的男人,她的话戛然而止。

霍司霆咬着一根烟,动作散漫地掸了掸烟灰,过道外天色昏暗,破旧的小区处处散发着颓废的气息,闪烁的霓虹灯中,他深邃的眉眼氤氲着流光。

“怎么,新婚当天,我还不能回家了吗?”他缓缓开口。

沈星念没想到,霍司霆会在这个时候回来。

她的语气弱了下来,“对不起,我,我不知道是你。”

“那你以为是谁?”

霍司霆看到了她通红到眼眶,眼神仿佛看穿一切。

沈星念匆匆低下头去,擦了擦眼睛,连忙侧过身说道:“你进来吧。”

霍司霆的身高足有一米九,进门的那一刻,带着十足的压迫感,将外套随意搭在一旁,好似男主人的姿态。

沈星念咬了咬唇,想到肚子里的孩子,虽然还没决定好是否留下,但还是下意识开口提醒了他一句,“我不喜欢烟味,能不能把烟灭了。”

男人挑了挑眉瞥她一眼,“你管我?”

“我......”沈星念下意识避开他的视线,又想起什么,抬头瞪了他一眼,“我们现在都结婚了,难道还不能管吗?!”

霍司霆动作顿了顿,显然也想到了她肚子里的孩子,最后还是顺从她的意思把烟灭了,环顾四周,毫不客气地评价说道:“这地方小了点。”

沈星念听出了男人话语中的嫌弃,“已经不算小了,而且这个小区附近就是地铁线,一个月就要三千五的房租。”

“才三千五,怪不得。”霍司霆说。

沈星念还想反驳,又有些不自然地说道:“我知道你们干这行的,认识很多身价过亿的有钱人,砸钱毫不手软,但是,既然是你自己跟我提出结婚,也不能说是我故意委屈你吧?”

“我没说。”霍司霆说。

“你的脸上明明写着。”沈星念的语气愈发委屈,“我看你甚至想扭头就走。”

霍司霆扫了沈星念一眼,她的眼眶微红,说话的时候还带着点委屈又生气。

他嗅到了她身上散发的甜香,眸色微微暗沉,伸手擦了擦她眼角未干的泪痕,“好了,别哭了。”

认识这个女人没多久,他就见识到了她掉眼泪的本事,可以说是娇气到了极点。

更何况她的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就这么不让他省心吗?还是说怀孕了的女人就是这么容易多愁善感?

沈星念还有些恼火,特别是想到了他这么自然的动作,不知道对多少曾经的客户做过,下意识要拍开他的手,却被男人一把攥住。

“你干什么?放开我!”

霍司霆看她使性子的样子,好笑地俯下身去,“从我进门开始,你就一直盯着我看,现在却反过来问***什么?”

沈星念想要退后,身后却是一堵墙,根本退无可退,“你胡说八道什么,我没有......”

“那你刚才还看得出我脸上写着什么?我看,胡说八道的人是你才对。”

沈星念无法反驳。

男人的身上还带着烟草气息,但是并不难闻,斜裹着清冽的雪松味道,交融在一起之后,散发着让人迷醉的气质,是成熟男人的荷尔蒙在作祟。

沈星念的脑袋有些昏昏沉沉。

她跟傅明城从学生时期开始相恋五年,一直都是平平淡淡的幸福。

傅明城自小就是孤儿,她体谅他的艰辛不易,哪怕他忙于工作打拼忽略自己,她都很少跟他争吵抱怨。

这么多年来,她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让人心跳加速,好像下一秒就要跳出去的悸动。

“你......你离得太近了。”

她伸手抵住他的胸膛,却感觉到男人衣服底下透出来的炙热温度与强健的心跳。

霍司霆的身形好似雄伟的山岳,是她无法轻易撼动的。

男人抓着她的手腕反扣在了身后,粗粝的指腹摩挲着掌下细嫩的肌肤,“这有什么问题吗?你别忘了,我们现在是新婚夫妻。”

“在医院的时候,妈都特地叮嘱过了,孩子的事情要早点提上日程,择日不如撞日,不如就今晚?”

沈星念的耳边一阵轰鸣,身体的血液突然全都涌上了脑子。

“你......你......”沈星念结结巴巴。

什么叫择日不如撞日?

还有,他怎么就直接叫上妈了!

“嗯?声音太小了,听不清,你说我什么?”霍司霆靠得更近了,盯着她的唇瓣,脑海中闪过了那一晚,这个女人在身下低低的呜咽哭泣。

男人的眸色愈发暗沉,两人气息交缠,他的额头抵着她的眉眼,眼看就要落下一个吻。

玄关处传来开门的声音。

“念念,我刚刚在楼下仔细想了想,我不能离开,留你一个人在家太危险了,所以......”

傅明城的话未说完,就看到了让他不敢置信的一幕。

沈星念回过神来,用尽全力将霍司霆推开,像是触了电似的离他远远的,脸颊通红到了极点。

傅明城一把丢开手边的行李,眼里满是怒意,“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我跟念念的家里?!”

霍司霆并没有被人撞破的慌乱。

他缓缓直起身来,看着沈星念的表情,再从傅明城那一身新郎礼服上,明白了他的身份。

“婚礼现场的新郎,原本应该是你?”

“你知道就好!”傅明城指着门口说道:“立刻滚出去,否则我就报警了!”

“报警?抱歉,真要是报警,该被赶出去的也会是你,因为......”

霍司霆一把将避开自己的沈星念抓回来。

男人有力的臂膀,牢牢将她纤细的腰身箍在怀中,用最霸道的姿态宣示***,“她现在法律关系上,合法同居的新婚丈夫——”

“是我。”

We now reach the myths of Heitsi Eibib and Tsui |Goab collected by Dr. Hahn himself. According to the evidence of Dr. Hahn’s own eyes, the working religion of the Khoi-Khoi is “a firm belief in sorcery and the arts of living medicine-men on the one hand, and, on the other, belief in and adoration of the powers of the dead” (pp. 81, 82, 112, 113). Our author tells us that he met in the wilds a woman of the “fat” or wealthy class going to pray at the grave and to the manes of her own father. “We Khoi-Khoi always, if we are in trouble, go and pray at the graves of our grandparents and ancestors.” They also sing rude epic verses, accompanied by the dance in honour of men distinguished in the late Namaqua and Damara war. Now it is alleged by Dr. Hahn that prayers are offered at the graves of Heitsi Eibib and Tsui Goab, as at those of ancestors lately dead, and Heitsi Eibib and Tsui Goab within living memory were honoured by song and dance, exactly like the braves of the Damara w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