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松雪周云起小说(言情) 反派女配只想摆烂全文阅读

邹松雪周云起主角小说
《反派女配只想摆烂》剧情紧凑,代入感强,邹松雪周云起等人物形象突出,越看越想要继续看下去,真的很佩服真假和尚的写作能力,以下是小说主要内容:一脸关心地看着我。但是我的内心只有疲倦,又来了,又来了,这都已经是第三次,我经历同样的剧情了。「请宿主前往前厅,原谅宋知远,借此威胁宋家定下婚约。」脑子里那个金属般无情的声音又一次想起。我可去你妹的吧!宋知远把老娘推得头破血流,我还要原谅他............

小说《反派女配只想摆烂》在线阅读

《反派女配只想摆烂》邹松雪周云起节选在线试读

我是恶毒女配,但是我摆烂了。我攻略了宋知远两辈子,全都失败。结果就是连续两次,被系统惩罚致死。

这下我算是明白了,这系统就是把我当恶毒女配工具人。所以这次我不管系统怎么惩罚我,都决定摆烂。

「姑娘,姑娘醒了!」

耳边传来声音,我睁开眼睛,有些迷茫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我的贴身侍女阿月正一脸关心地看着我。

但是我的内心只有疲倦,又来了,又来了,这都已经是第三次,我经历同样的剧情了。

「请宿主前往前厅,原谅宋知远,借此威胁宋家定下婚约。」

脑子里那个金属般无情的声音又一次想起。

我可去你妹的吧!宋知远把老娘推得头破血流,我还要原谅他?

兴许系统察觉出了我的逆反心理,开口威胁道:「请宿主按照要求做,否则会受到一级电击惩罚。」

我想起不久前被七级电击而亡的痛苦感,说道:「你电呗,反正我又不是没死过。

「电死我好了,反正还要重来。」

系统估计没想到我会直接拒绝,机械的声音微微滞住。

「请宿主照任务要求做,否则会受到一级电击惩罚。」

我当然选择不予理会,在床上翻了个身,闭上眼睛。

阿月帮我掖好被角,说道:「还好您还顾惜自己,奴婢真是怕您拖着病体非要去看宋家公子。」

我没有回话,熟悉的电击感正侵扰着我的身体,这具本就恢复不久的身体完全承受不住。

阿月察觉不对,声音担心:「姑娘可是哪里不舒服了,怎么开始冒汗,是哪里疼吗?」

可我疼得说不出话,只能抓紧她的手腕。

阿月只能哭着喊出声:「来人啊,姑娘不好了!」

很快门口便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等身上的疼痛逐渐过去,我床边已经围满了人。

我娘眼泪婆娑,也不管就站在后面的宋家伯母和宋知远,对着我爹就是一顿捶打。

「我早说宋家克我家松雪,你就是不听,就为这你那点交情。

「这下好了,我悉心养大的女儿,现在变成这副病恹恹的模样。」

我爹面色也十分忧愁,一脸愧疚地搂住我娘。

宋家伯母脸色难看,但宋知远仿佛听不出我娘的言外之意一般。

他开口说道:「伯父伯母,此事是知远对不住松雪,知远愿意弥补松雪,松雪若是有什么要求,知远也一定满足。」

不知为何,我觉得宋知远瞧我的眼神很不对劲。

那是一种试探、怜惜愧疚又心疼的目光。

我娘听他这句话,抱怨的话才止住,拉着我的手说道:「松雪,知远都这样说了,你要是有什么要求,就大方说出来吧。」

「他是读书人,不能说话不算数的。」说着还面带威胁地看着宋家伯母,「就算说话不算数,娘也会给你撑腰的。」

这话我毫不怀疑,我娘作为大长公主的独女,从来都是随心所欲的,何况嫁了我爹这么个眼里除了夫人还是夫人的镇国公。

恶毒女配的顶级配置嘛。

要不是我之前表现得真的很喜欢宋知远,我相信我娘绝说不出这句话。

我看向对我满脸关心的宋知远,思索了半天。

说道:「没有,娘,我不认识这位公子。」

(二)

我这话一出,场面陷入死一般的寂静之中。

我娘有些蒙,又试探着问我:「松雪,你说什么?」

脑子里的系统已经开始疯狂警告。

「警告宿主,原谅宋知远,订下婚约。

「警告宿主,原谅宋知远,订下婚约。」

但我仿佛没听见一般,只对她轻轻一笑,说道:「我说我不认识这位公子。」

宋知远这下却着急了,上前对我说道:「松雪别说糊涂话,你怎么可能不认识我呢?」

我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庞,不禁有些感慨。

宋知远是我的青梅竹马,在我没觉醒系统前,我就喜欢他。

彼时我并不知道自己即将沦为别人的背景板,即便系统出现,我也以为是为了给我和宋知远打助攻的。

丝毫没想到,在宋知远和江时清的故事里,我只是一个碍事的恶毒女配。

我曾经一度以为,是我做得不好,任务完成得不好,才会让宋知远爱上江时清。

可第二世,我自认为宋知远付出了所有,抛弃了一切原本应当属于我的骄傲。

我们除了那层窗户没有捅破,一切就等着水到渠成。

直到江时清又出现。

后来我便明白了,在这个故事中,他们两个是主角,我只是一个为他们的爱情增添色彩的跳梁小丑。

现在,这个系统还想强迫我重蹈覆辙。

想到这,我故作疑惑,说道:「松雪确实不认识公子,公子既然是读书人,就请自重。」

他着急的面色又转为恐惧,语气带上哀求地说道:「我知道你生气,但是不要同我开这样的玩笑。」

「你一直说想同我定亲的,现在只要你开口,我们就定亲好吗?」

原本我就觉得他看我的眼神很不对劲,这话一出,我算是明白怎么回事了。

这宋知远多半是重生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不去找现在还过得惨兮兮的江时清,反而跑来我这里故作情深。

难不成他想让我强行走剧情?

他不会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吧?

系统又一次开始提醒:「请宿主答应宋知远的定亲请求。」

然后开始一遍又一遍地重复。

呵,果然逼我走剧情。

我轻轻一笑,说道:「公子自重,不要同松雪说胡话,松雪不喜欢公子这般弱不禁风的男子。」

宋知远被我这话说得一愣。

但我娘却笑开了花,说道:「看来老天还是有眼的,虽然遭了罪,却叫我家松雪彻底醒悟了。」

然后对宋母说道:「还请夫人回吧,顺便把带来的那些赔礼都带回去,我镇国公府,可不缺这些东西。

「往后,也就当两个孩子没有相识吧。」

宋家虽然不是什么公府侯府,却也是京城里有头有脸的人家,我娘这一番羞辱下来,早就让宋母挂不住面子。

但她理亏,又不敢同我娘撕破脸,只能行了一礼后强迫着宋知远离开。

(三)

后面宋知远又独自上门来拜访了好几次,但都被我拒之门外。

说实话,经历了两辈子都逃不脱剧本后,我已经对他们这对所谓的男女主角产生了些许畏惧感。

所以避开他们,让剧情不和我有丝毫关系,成了摆烂能想到的最佳方法。

一开始,拒绝那些亲近宋知远的任务后,我总会受到系统的小惩罚,后来我越是拒绝,宋知远递拜帖的次数便越来越频繁。

系统尝到了甜头,就连每次被我拒绝时恼羞成怒对我进行惩罚,也不会下重手了。

但这丝毫不影响我娘将宋知远当成了克我的灾星,谁叫他每次登门拜访时,我都能「碰巧」晕倒呢。

我日日在府中不出门,隔壁的周家姑娘周云舒却经常来拜访。

她大哥周云起和我大哥是极好的朋友,都是朝中颇被看重的小将军,加上两人一同长大,所以我们还算有些交情。

周云舒是个活泼性子,最是喜欢京中各类八卦。

「哎,松雪姐姐你是没看见那场面,当真是要笑死我了。」她在我面前,笑得毫无大家闺秀的模样,「我可从没见过像江时清这样没脸没皮的姑娘。」

她和我提的是江时清落水的事,但让我有些不敢相信的是,这次宋知远居然没有像前两世一样下去救她。

要知道,这可是从那个异世界而来的江时清,同宋知远的第一次邂逅。

「那江时清,一醒来就盯着宋家公子不放,不知道的还以为宋知远和她有什么首尾呢。」她继续说道,「最后人家还在诗会上接连写下许多名句呢。」

听她这样说,不禁勾起我一些模糊的记忆。

我问道:「名句?都有哪些?」

「什么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周云舒念出了许多我熟悉的词句,最后还说道:「说来也奇怪,这些词句无论怎么看,都缺斤少两,少了些意思,但确实我从未听过,在哪都找不到出处。」

我听完忍不住想笑出声来,江时清啊江时清,怎么越穿还越差劲呢?至少上两辈子,她还能把这些诗句背完啊。

上两世我当然也是参加过这场诗会的,亲眼看着自己的未婚夫君救了别的女子,肌肤相亲,让我沦为京中笑柄。

那时的江时清啊,虽然被人议论纷纷,却意外显露出了超人的才华,直接成为京城中炙手可热的才女。

要不是后来死后,知道一切的真相,我恐怕还会一直以为,她是有真才实学的。

「你这些词句,我倒是仿佛在哪读过呢。」我蹙眉,思绪飘荡。

(四)

「邹姐姐说话当真?」她语气一下就激动起来,「我可看她不顺眼了,那副假仙的模样,当真是恨不得诗会里所有的公子都喜欢她一般,若是姐姐知道,可千万要告诉我啊。」

假仙,用来形容江时清,可以说再贴切不过了。

明明眼里、心里都是野心,若是大大方方追寻,我还敬她几分,却非要装得一副清高模样,仿佛全天下就她一个绝世佳人,其余女子都是庸脂俗粉一般。

系统不知为何又发出声音:「请宿主停止危险想法。」

我有些莫名其妙,我的想法哪里危险?难不成想江时清几句坏话也和它有关系了?

它这样一说,偏生激起我的反骨来,对着周云舒说道:「的确,那句独上西楼,后应当还有一句,『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乃是一位大家的词作。」

周云舒听我念完这句,瞬间便站了起来,激动道:「对啊,对啊,应当如此才对!」

「这首词最精彩的,应当是这最后面才对。」她说道,「她可真是好不要脸,只是这位大家为何不出名,云舒从未听过?」

「警告,请宿主停止当前行为!请宿主停止当前行为!

「否则将会受到严厉惩罚!」

怎么,难道这个破烂系统当真和江时清有关系,一旦我干一点不利于江时清的事,它就会惩罚我?

我还偏不信这个邪!

「不仅这首,还有许多,云舒妹妹若是需要,我给云舒妹妹寻寻,改日妹妹来我便给你。」我忍耐着身体里传来的阵阵疼痛,说道。

周云舒点头,但同时也发现了我额头上的细汗,询问道:「松雪姐姐,你没事吧?不舒服了吗?我去给你寻大夫来吧。」

我摇摇头,说道:「老……老毛病了,不要紧的。」

但周云舒说道:「松雪姐姐你再忍忍,我大哥不久就到京城了,他带了一位极其出名的神医回来,一定能治好你的。」

我笑了笑,神医也拿系统半点办法也没有啊,但想到她的好意,我并没有解释。

过了一会,疼痛散去,她替我擦了擦汗,温声说道:「我看松雪姐姐,如今也没有多喜欢那位宋家公子了,瞧我前前后后提他许多次,你都没什么反应。」

我看出她的试探之意,忽然想起,上辈子,周家的伯父伯母,曾经多次提起过,想要我和周云起定亲一事。

即便那时候我日日追着宋知远不放,闹出许多笑话,名声都被作践得差不多了。

「我知道松雪姐姐你没失忆。」周云舒说道,「我还是很聪明的,姐姐你就是不想理会宋知远。」

她也很聪明地没有问我原因,只乖乖巧巧地看着我,说:「我一直很喜欢松雪姐姐,若是你真的不喜欢宋知远了,就考虑考虑我大哥如何?」